乒乓球奖杯,羽毛球奖杯,篮球奖杯,足球奖杯,高尔夫奖杯,水晶奖杯,体育比赛水晶奖杯网尽在佳之禾水晶厂。业务电话:15869286818 淘宝店铺http://15sjw.taobao.com 

体育比赛奖杯网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永远都在微笑-水晶佛像雕刻第一人

2016-03-21 16:39:28 体育比赛奖杯网 阅读
2008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水晶雕刻第一人”仵应汶先生将刚刚获悉的消息迫不及待地和嵩山少林寺释永信方丈相分享:新郑沙窝李遗址,1982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一队考古发掘的一处8000年左右的裴李岗文化遗址,竟然出土过水晶刮削器!


这是中国在新石器文化遗址中第一次考古发掘出水晶细石器。


这件水晶刮削器被誉为“中国水晶第一器”。


新郑沙窝李村由此而成为“中国水晶文化之根”。


“中国水晶雕刻第一人”仵应汶惊喜的,不只是惊悉“中国水晶第一器”。


仵先生的河南省应汶玉文化研究院,恰恰就在沙窝李村,距沙窝李遗址只有500米!


尽管2006年研究院选址时,他对“中国水晶第一器”毫无所知。


尽管他的“新闻”已是将近30年的考古“旧闻”,他依然收获着无与伦比的惊喜。


释永信的“轮回”说法,更让他心生欢喜。


“法不孤起,仗境而生;道不虚行,遇缘即应。”他深信这是他与水晶的前世之缘,千秋之约。


也许因为缘分未到,他还没能见到“中国水晶第一器”,甚至不清楚它现在“藏”在哪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一队发掘的,在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还是北京呢?”他喃喃自语,“应该移交给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吧!”


仵先生的“消息源”,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一队当年撰写的考古报告——


“沙窝李位于新郑县北约35公里,北距郑州市约15公里,属小乔公社,遗址在沙窝李村西北,十八里河转弯处的最高台地上。”


该水晶细石器是“加工痕迹明显的刮削器”,“M31:4(该遗址31号墓编号4的器物),为一大而厚的水晶石片,以水晶一端的平坦面为打击面,劈裂面上有显著的半锥体,沿一长边加工成凹凸的刃部,似为具有特殊用途长刮器,长5.8、宽3.9、厚2.1厘米。除水晶制的长刮器外,这里的石片和石器都比较细小……”


水晶比一般石头硬度大很多,更锋利,也更精美。


“中国水晶第一器”无疑是新石器时代最为先进的工具。


斗转星移。


佛家的“轮回”,更是当下中原经济区的传承与创新。


仵应汶,出生于镇平县仵氏玉雕世家,琢过辽宁岫玉、南阳独山玉、新疆和田玉、缅甸翡翠等。


他的水晶造像,更是空灵而明澈,刚毅而柔美,是中原文化的赓续与再造,彰显着盛世中国的中原气象。


独守襟抱为谁开?


2004年,仵应汶50岁。


按孔子的说法,“五十而知天命”。


冥冥“天令”向他召唤:告别南京,告别“流浪”,回归中原。


“回来,到哪儿,不知道,就是想回河南!”仵先生说,“租了四五辆车拉东西,上路了,只知道向河南走,不晓得能在哪儿落脚。”


在车上,仵应汶给河南省工艺美术协会会长张玉骉打了个电话,说:“我回来了。”


“欢迎呀!”张玉骉很高兴。


就这样,仵应汶把他的东西拉到了河南省工艺美术公司;张玉骉把该公司4楼先前做仓库的3间房子腾出来,租给仵应汶在郑州创业。


“没想过回老家镇平?”记者问。


“玉雕需要静下心来琢磨。镇平交通、文化信息不够方便。做玉的人,除了生意,就是喝酒。如果回去,就淹没在那个环境里了。人改变不了环境,会被环境改变。就是想找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清静地方。”仵先生回答。


在郑州新通桥河南省工艺美术公司,仵应汶待了2年。


一开始,非常安静。后来,也就不安静了。“人找呀,歌舞厅呀。咱不喜欢人家的声音,人家也不喜欢咱琢玉的声音。”仵应汶说,“后来,就到郑州西站(火车站)租了一家电力公司的仓库。地方安静得很,用一位朋友的话说,你打110,110都找不到你。”


就这样,仵应汶夜以继日地雕琢他的水晶,在这儿待了4年,直到2010年乔迁“沙窝李新居”。


其间,他先后荣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心里总有一种追求,从小就有。玉雕是家庭的祖传,我爷爷、我爸爸琢的玉器,远近闻名。两个哥哥,玉琢得也风风火火,只是后来一个做了镇平县工艺美术公司经理,一个做了镇平县玉雕厂厂长,走上了管理岗位,几乎都与业务脱节了。我们家族的手艺,我们这一代,应该做得更好,不能败落下去呀!”


正是这股“心劲”,成就了仵应汶“中国水晶雕刻第一人”。


初中毕业后,他随父亲琢玉,1972年参加工作,在镇平县玉雕厂当工人。


1978年,仵应汶24岁,其设计、创作的《岫玉双层转动花薰》,已经百般玲珑,荣获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河南省工艺美术公司电贺“填补了我省玉雕产品的一项空白”,天津口岸电贺“罕见的创新产品”,被北京人民大会堂河南厅收藏;次年,参加全国工艺美术艺人代表大会,受到邓小平、叶剑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


全国工艺美术优秀工作者、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河南省劳模等荣誉,纷至沓来。


就玉雕技艺而言,24岁时,他已经登峰造极。


“传统玉雕玩弄的,基本上就是一个技术,缺乏艺术的系统化。”仵应汶说,“都说好看、大气,就是不知道怎么创作出来的。想把西方的东西融进中国传统,就是融不进去。开始一头雾水,后来才明白,哦,自己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呀。”


1984年,“十有五,而志于学(琢玉)”的仵应汶,恰恰“三十而立”。


去“立”什么呢?


“上学去,再也不能耽误了。”仵应汶回忆着。


这年,他参加成人高考,并被天津美术学院雕塑系录取。


开学第一天,吴纯斌教授把他叫到一边,说:“把你的那一套技巧锁在柜子里,别打开魔盒子。4年毕业后,拉开柜子,把学习的东西和你的技巧相融合。”


“过去都说有‘仙人指路’,其实是‘高人指路’呀。”仵应汶对吴纯斌教授的“指路”至今感念不已。


毕业后,仵应汶怀抱宏大理想,把西方的、中国传统的东西相融合,期望创造出“时代的东西”。


但是,在他“四十而不惑”时,镇平县玉雕厂倒闭了。


下海。


去过深圳、广州、北京,后来到了南京,都是给老板“打工”雕玉。


“1997年到2004年在南京与一位台湾人合作,学了不少东西。台湾很好地保存了中国传统文化。通过台湾人,对传统文化有了一种新的认识。”仵应汶说,“但是人家是老板,自然要的是利润。太商业了,就不太适合咱了。咱一直考虑的是文化的传承与创新。”


就这样,仵应汶带着他的一干徒弟,告别南京,回归中原。


水晶造像旷世雄


“钟山风雨起苍黄”——仵应汶告别南京,辞别台湾老板,颇有些当年国民党逃离大陆,前往台湾的味道。


都不知道未来,都是慌里慌张。


不同的是,仵应汶是台湾老板的“摇钱树”,台湾人恐惧仵应汶“不辞而别”。


“不高兴,后来还把我告上了法庭。”仵先生说,“人家看重的是经济,咱看重的是文化,道不同呀!”


“如果没有这次‘壮士断腕’,仵应汶也许永远只是个杰出的匠人。不但‘中国水晶第一人’无从谈起,他也不会有当下在业界的影响与地位。”张玉骉(biāo)先生说。


水晶雕刻与石雕一样古老,8000年左右的沙窝李遗址出土“中国水晶第一器”,4000年前的龙山文化遗址也出土过水晶人物雕刻。


但是,历史上水晶雕刻一直不多,没能发展成为一个主流,都是因为材料的问题。


“过去,水晶雕刻和玉石雕刻的处理方法都是一样的。我把水晶单独拿了出来,加了一个‘亚光’处理环节。”仵应汶说,“为什么要‘亚光’?为了增加水晶的厚重感、层次感,让它立体起来。”


抛光处理后,水晶是透明的。


透明,视觉上就会相互干扰;相互干扰,就会变形、走形。


“亚光”之后,水晶就变得柔和、清晰了,不再产生杂光了。这时的水晶,给人传达的是一种温柔、善良,接近于人们对皮肤的那种感觉,也就暗合了佛家的理想与追求。


仵应汶,不再炫耀自己的雕刻技艺。他以心体认着水晶本身的质感、特性、清澈与雕塑语言。


这一创新,把水晶与佛家思想真正融合了起来。


“所谓雕刻语言,不是你自己强加上去的,材料自己会说话的。所谓雕刻,最终还是要让材料自己站出来说话的。”仵应汶说,“佛家有金刚琉璃体、东方琉璃世界、琉璃光等说法,天然琉璃与水晶是分不开的,或者说古人把两者当成一种东西了。佛家七宝,有的有水晶,有的有琉璃——有了水晶就没琉璃,有了琉璃就没水晶。由此看来,佛家也是把两者看成一种东西的。”


“2004年,方丈(释永信)第一次看到我的作品,就说我的佛缘是前世,不是今天就有这个结果。他说,在全国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佛像,如法的,非常少。在佛的造像方面,他给我提出很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一再强调:佛教造像一定要有微笑。并说,佛教要求纯净、空灵,水晶正好符合佛教的这一思想。”


仵应汶的水晶造像,永远都在微笑着。